有—種欺騙叫真愛

有個男人下崗後,每天靠蹬量膚訂製三輪車養家糊口,在熱鬧的路旁等客,他總是用鷹一樣的眼神搜尋著顧客,起初,同行們還以為他在積極地搶生意,後來才知,他只是因為怕遇到鄉下的熟人而難為情。
  逢到過年過節,這個男人整天不出車,而是溜達大小集貿市場,跟攤販討價還價,最終用三輪車馱回米油呀,粉絲、花生米……第一次男人買這些農產品回家,他的妻子很不解地訓斥他“家中鄉下老人剛送來這些,你又買回,放著不怕壞呀!”男人沒有理睬妻的嘮叨,只是用以前單位發福利的大米袋裝米,爾後縫口,油也用10斤的油壺裝滿,花生米也是6斤稱秤,粉絲也不例外。他的妻子見他這樣傻舉,更是氣急敗壞,脫口而出“你有時間在家閑著發神經,還不如出去拉幾個客!”面對妻這樣咄咄逼人的話語,他欲怒無言,眼中蓄滿了渾濁的淚水。妻一時感到自己有點過分,心生憐愛,想想男人本來有不錯的單位,突然下崗了,還能吃這樣的苦,沒日沒夜蹬車掙錢,鼻子一酸,淚下來了,從後背抱住男人,請他原諒剛才過激的話語。男人轉身,擁著妻,吞吞吐吐說出他“傻舉”的目的。
  原來,男人曾經有工作時,每年過節,單位總發放大米、油、粉絲和花生米,他總跟妻子商量送一半給鄉下父母。儘管父母在鄉下不稀罕這些,但老人因兒子在城裏工作有東西發,自然樂意接收,原因兒子有個好單位自豪。如今,男人下崗了,他不想告訴父母,只是怕他們擔心,所以才……
  男人的妻子被他的細膩感動了。以後再過節,她總幫著男人做著同樣“傻舉”欺騙鄉下的兩位老人。
  這個男人,就是我的大哥。
  有個女人和丈夫外出打工,日子過得很清苦。她每天早晨三四點鐘去農貿市場買一些蔬萊,爾後到天亮後躲著城管人員在僻背的小巷坐賣。丈夫則在一家建築工地做苦力。然而逢到過年過節,他們總是穿戴一新,拎著大小禮品回家看望父母,口口聲聲說自己在外工作清閒,錢比種田好掙多了……可父母從她清瘦的面容上早已洞察一切,因而,一次次拒絕了她的禮品和錢。
  偶然一次,她的母親要去城裏走一家親戚,母親連續去了幾個鄰居家,才借回一雙皮鞋。女人看在眼裏,疼在心裏。臨去打工的路上,她跟丈夫說:“再回家,一定得給媽買雙新皮鞋I她這輩子,沒穿過皮鞋!”丈夫欣然同意。
  臨到再回家,皮鞋買到手,她犯難了——一雙新皮鞋,母親肯定拒收,因為她的臉上依然清瘦憔悴,若是母親真拒收新皮鞋,這鞋怎麼處理呢?突然,她眼前恍惚想起城裏有人拾垃圾的場景。頓時,她臉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。
  她連忙吩咐丈夫,把新皮鞋折折皺皺,自己又捧著塵土往新皮鞋上灑。丈夫一時滿臉狐疑。
  當他們再去看望父母時,她除了那雙滿是灰塵的皮鞋,兩手空空。
  一見父母,她滿臉難色,怯生生地說:“媽,這次看你們,我依著你們的意思,真沒帶什麼禮品!不過,我在城裏的垃圾堆裏撿到一雙還不算太舊的皮鞋,正合您腳,就給你帶回來了!
  當母親接過皮鞋,吹吹了皮鞋上的塵土,一邊試穿皮鞋,一邊惋惜道:“這城裏人真夠浪費的,好端端的一雙鞋延缓衰老就扔了。這下可好了,以後再走城裏的親戚不用借皮鞋了!”正當她和丈夫會意地對笑時,母親又來了一句:“以後再進城,留意給你爸也撿一雙,他長這麼大也沒穿過皮鞋呢!”
  以後,她又如法炮製帶給父親一雙“舊皮鞋”。
  這個女人,就是我的姐姐。
  有一個小青年,他高中一畢業,就被親戚介紹到上海的一家船廠打工,船廠開給他的工資有一午多。然而他仍省吃儉用,每月定時給父母匯錢,緣因想早日幫父母蓋上三間瓦房,讓他們脫離低矮陰濕的茅草房。
  誰知,工作不足半年,他被上海光怪陸離的生活一時熏昏了頭,變得財迷心竅。一日他偷拿了幾個同事的工資卡,取不出來,被人當場擒拿。
  一下子,他懵了。接著他被拘留,親戚一臉失望去看他。他低著頭,一臉悔恨的淚水,突然,他“撲通!”一聲跪倒在親戚面前,哭著請求不要把這件事告訴他父母。親戚看他還是個孩子,產生憐憫之心。臨別,他又請求親戚,給家人捎口信,就說他被船廠安排到國外學習技術,3年後才能回家。因為此時,他已得知自己被判3年有期徒刑。親戚答應了他,且還說幫他匯錢回家修建瓦房,了卻他的孝心,只是望他積極改造,爭取早日重新做人。
  望著親戚遠去的背影,他哭喊一聲:“我將來定會加倍償還你的匯款!”
  入獄後,他果真積極改造,提前一年釋放。當然,他那年犯事已被船廠解雇了。那一年,他沒日沒夜在搬運站工作,搬運東西簡直拼命。
  他的汗水為啟己贏得了一筆錢,可當他還親戚錢時,親戚拒絕了,說是早點回家看看父母吧。都整整三年了,他何嘗不想父母雙親。
  當他回到家,往日的茅草屋早被眼前的青磚瓦房代替了,他的心中頓時湧動起一股不可名狀的酸楚。父母見他滿臉憔悴的面容,止不住關切地問:“在國外是不是太苦?”他哽咽一句:“只是水土不服!”爾後避著父母,任憑淚水外溢。
  這個青年,是我的堂弟。
  當我寫完這三則故事,我心抑制智能護膚機不住顫抖起來。欺騙,曾是人們最最憎惡的,不論欺騙的大與小,人們都難以容忍。然而,當欺騙夾藏著善心的親情,又怎能不讓人淚流滿面呢?因為這一種欺騙,叫真愛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