奶粉伴侶不僅沒用,而且可能有害

市場上出現了“奶粉伴侶”,宣稱“針對寶寶喝奶粉容易上火、消化不良現象,科學搭配營養成分”,能夠“減輕寶寶火氣”,“幫助改善腸道功能”,“促進大腦和視力的發育、寶寶聰明、眼睛亮”等,對於年輕的父母們充滿了吸引力。然而,這類產品不僅無益,反倒可能有害。

嘗試了來自英國Bfree第三代防脹氣奶瓶,我揀選了一玻璃及一矽膠兩款奶樽來比較一下,其實玻璃奶樽與矽膠奶樽各有好處,和矽膠奶樽比較,玻璃的更衛生耐用,而且傳熱快,初生寶寶使用佳,而矽膠奶樽樽身較輕,待小Timson在五至六個月的時候可給他學習自己捧著奶樽喝奶。

衡量一種成分是否適合嬰兒的標准跟成人不同:只有必要的才是合適的,如果沒有充分的證據證實“有必要”,那么就不應該給。母乳是嬰兒最好的食品,配方奶粉是對母乳的模擬,其設計目標是滿足嬰兒所有的營養需求 。它的每一種成分都有比較嚴格的范圍——多了不行,少了也不行。而這種奶粉伴侶的引入,就使得奶粉不再是嬰兒唯一的營養來源。而“奶粉伴侶”的加入,破壞了配方中對於成分含量的控制,加大了配方奶粉與母乳的差別。

由於Bfree 奶瓶使用專利的防脹氣設計,在奶樽組件比較多的情況下,如果未有擰好(或遺漏)組件,或使用不當,均可能出現溢奶的情形。

很多家長給孩子“奶粉伴侶”的原因是“嬰兒奶粉容易上火、不易消化”。這些”現象”完全是為了推銷產品”制造出來的問題”。配方奶粉喂養的嬰兒,根本用不著什么”伴侶”來解決這些想象出來的問題。“上火”是一個“民間概念”,是各種不適症狀的集合,比如有的是食物過敏,有的是維生素缺乏等。吃配方奶粉的寶寶不會缺乏任何一種營養成分,自然也不缺乏維生素。反倒是補充了其他“營養品”之後,因為相應配方奶的食用量降低(嬰兒能夠吃的食物總量是有限的),倒是有可能出現某些營養成分缺乏的可能。食物過敏是由特定的食物成分引起的,只能通過避免它們來解決。吃伴侶是沒用的。

呢排幫家姐睇緊bb床品,佢就叫我得閒留意下Minimoto 床品系列,咁啱見佢最近出左新款~~

不易消化是一個強加給寶寶奶粉的缺陷 。嬰兒奶粉的任何一種成分,都不存在不易消化的問題。如果有便秘之類的情況出現,相信“奶伴侶“也無能為力。

相關文章:

母乳喂養中的一些注意事項

喂養寶寶需要知道哪些技巧?

寶寶應該從不喝哪四種水

五種不能用於奶粉的水

多吃粗糧使嬰兒的牙齒更漂亮

寂寞的稻草人

播種時節和穀豆熟了的日子,田地裏就會站起一些稻草人,他們大都頭上戴一頂舊草帽,身上穿著破爛衣服,有的揚起手臂,仿佛正在用力拋擲什麼物件;有的手舉竹竿,正向可疑目標用力揮去。

  天氣有時熱有時並不熱,太陽有時並不出來,他們卻都要戴著那頂舊草帽,夜晚也不摘下來,難道怕月亮和星星曬黑了自己?這倒不是。主要是怕大白天那饞嘴的鳥兒們,如麻雀呀,斑鳩呀,喜鵲呀,看清了他們的真面目,說:“哼,想嚇唬我們,連眼睛耳朵鼻子都沒長全,還不如我們耳聰目明能跑能飛。哼,把我們當傻子瞎子,你才是傻子瞎子呢。”說著,就認定這熟了的莊稼也有自己一份,就吃起來了,吃飽了,翅膀一扇,還跳上那“傻子”的肩上,嘰嘰喳喳,取笑他們一番。

  我家地裏的稻草人,與別人家地裏的稻草人一樣,總是穿著父親穿過的破舊衣服,戴著一頂破草帽,不論白天黑夜風吹日曬,都寂寞地站在田頭,守護著我們的莊稼和日子。

  我的父親勤勞、清貧,但他很善良,有著柔軟的心腸。他不忍心讓忙裏忙外、縫衣納鞋的妻子再穿著舊衣服、戴頂破草帽,以稻草人的形象,站在田野裏受日曬雨淋,受鳥兒嬉笑。他更不忍心讓自己的孩子以稻草人的樣子去開始生活,他不讓孩子在烈日下暴曬童年。所以,那時,在我的家鄉,他堅決地做了稻草人的原型。

  被父親們守護的田野,籠罩著豐富的氛圍和意境。他們破舊的衣服和草帽,讓人感到一種辛苦和清貧;他們的堅持、忠厚和習以為常,卻讓人感動溫暖和安寧。

  有一次,走在放學回家的路上,我忽然看見田地裏同時出現幾個真人和稻草人,都像是我的父親。一個父親正在坡地上彎著腰為豆子除草,那是真的父親,我看見他在豆子地裏起伏和移動著的身影。另外還有三個父親,他們都戴著一頂破草帽,穿著父親的破舊衣服,一個站在稻田東邊,一個站在稻田中間,一個站在稻田西頭,他們手裏都舉著竹竿做著趕鳥的動作。

  我幼稚的心裏,竟忽然湧起一種辛酸的感情。我寂寞的父親,勞苦的父親啊。恍惚間,我感覺滿田野都是我寂寞的父親,都是我勞苦的父親,滿田野都是我穿著破舊衣服的父親。

  不知不覺間,我的眼睛濕了。我不忍心我的父親是這個樣子。我的父親,即使化身為三,即使化身無數,難道都是這勞苦寂寞的樣子嗎?我流著眼淚,走到三個稻草人——三個父親面前,向他們一一鞠躬,並輕聲問候:辛苦了,爹爹。

  忘不了,田野裏的稻草人,我們的父親,我們辛勞的父親,穿著一身舊衣服的父親,戴著舊草帽的父親,被寒風吹徹被烈日暴曬的父親,越走越遠的,我們農業的父親,我們寂寞的父親。

  每當看見頭頂飛來飛去的鳥兒,我都忍不住想問它們一聲,你們,還記得那些稻草人嗎?還記得我們的父親們嗎?那些手總是舉著,卻從來沒有向你們拋擲過厲害物件的、那些田野裏站立著的父親,你們還記得他們嗎?